快捷搜索:  as

国有资本节点抽身 粗旷经营被挖——李斌

蔚来巨额亏损的财报连同解禁期到来,国开国际出售股票让本就对蔚来持观望的舆论更加疑惑这家企业的发展。同时,蔚来高于特斯拉和FF的粗放投入与产出一个个案例也正在浮出水面。这一切让一向强势的李斌不得不在本周五紧急约见财经媒体,尽管还不清楚届时这位中国造车强人会说什么,但从目前看,李斌不再从容。

作者 |张坤 编辑 |王鑫

● ● ●

眼下,商人李斌和他的新能源王国——蔚来,正在遭遇着一场巨大的危机。

3月6日晚间,国家开发银行旗下投资平台国开国际投资(1062.HK)发布公告,计划出售其持有的蔚来汽车467万股股票。受此消息影响,美国时间3月6日,蔚来盘中股票震荡,下跌近20%。

巧合的是,在国开国际宣布清空蔚来股票前的10小时,蔚来刚刚发布了其上市以来的第一份全年财报。在这份财报中,蔚来披露,其全年亏损已经高达96亿元,较2017年同期扩大92%;伴随着亏损消息,蔚来同期宣布取消了嘉定独立建厂的计划,取而代之的是继续深化和江淮的合作。

汽车预言家曾就上市、自建工厂等蔚来发展的关键性事件进行多次跟踪报道,谨慎的对蔚来赴美上市表示了一定的担忧。此次,针对国开国际出售蔚来股票一事,多位业内人士表示,这不是蔚来一家面对的现实挑战,是整个新能源资本造车的困境,反映了国家对整个产业的调整趋势。

1

国有资本巧妙节点“抽身”

3月6日22:50,港股上市公司国开国际投资有限公司公告称,北京时间3月6日董事会批准一项潜在出售事项,未来将透过公开市场基于当时市况出售所持蔚来汽车美国预托证券共467.04万股,出售价格不低于7.15美元/股,可累计获得约839万美元收益。

尽管此次国开国际出售的股权份额仅仅占到蔚来汽车0.44%,但因为国开国际的特殊背景,引发了外界的强烈关注。

资料显示,国开国际是国家开发银行的下属投资公司,是一家封闭式的基金公司,在香港上市,为国开行寻找及落实海外投资机会,整合并管理国开行现有海外资产投资。

2017年12月1日,国开国际的子公司以2500万美元认购了蔚来汽车4670362股优先股,优先股可以选择兑换为蔚来汽车普通股。并且,如果蔚来汽车没有在2021年12月31日之前上市,那么国开国际可以选择按年度回报率8%赎回可换股优先股。

分析人士认为,国开国际的股份出售,从某种程度上侧面反映了国有资本对蔚来的态度,这是市场关注的根本原因。

资料显示,国开国际作为国开行的投资机构,对国家政策风向的把控可谓精准无误。无论是百世物流、G7智慧物联网、阿里巴巴、蚂蚁金服、盈得气体、晶科电力、中集来福士、中石化销售、中广核电力等企业,都被业内评为优秀投资案例。此次国开国际在新能源未来前景一片大好之时出售蔚来股份,外界诧异之余更感觉到了疑惑。

无论国开国际出于何种目的,但其对蔚来的影响已经形成。随着国开国际出售蔚来股份的公告发布,蔚来汽车股价在此前公告跌幅约17%的基础上再次应声走低,跌超20%。

“国开国际不是第一家,”有行业人士猜测认为,上市一周年,亏损面持续扩大的基本业绩报告,正在消耗着投资人的信心。非上市企业的投资者减持也不需要披露,事实上售出的股份可能比想象中的要多。他表示,“纵观行业,尚未有一家新能源造车企业能实现正常盈利,即便是全球新能源领导者特斯拉也不能摆脱亏损的魔咒。”

此外,据中国经济网援引外媒报道称,根据美股市场规则,蔚来汽车IPO股票禁售期将于3月11日结束。3月11日之后,IPO前取得蔚来汽车股份的投资者,可选择出售套现,一般来说会在短期内对股价造成下行压力。

2

粗旷式经营风险集中爆发

针对目前蔚来股价下行的趋势,多位行业人士表达了一个观点,认为目前蔚来遭遇的困境是长期以来粗旷式经营危机的集中爆发。

根据蔚来发布的财报,2018年财年,蔚来总研发费用为39.979亿美元,仅第四季度的研发费用就达到15.152亿美元,占总研发投入的37.9%。蔚来将第四季度研发费用的增长解释为产品和软件开发相关团队员工人数的增加,以及2018年12月推出的5座高端电动SUV ES6相关的设计和开发费用的增加。

同比之下,特斯拉2018年的整体研发投入为14.6亿美元,仅为蔚来总体研发投入的36%。此外,虽然特斯拉2018年的研发支出高于2017和2016年,但是研发支出在总营收中的占比却是最低的,仅为7%,而2016年和2017年的支出占比则是12%,下降了5个百分点。

除了研发费用,2018年蔚来的总销售和管理费用为53.418亿美元,占据支出的大部分比例,这其中主要包括运维费用和人员管理费用。

另外一个印证是,至2018年7月,FF已经消耗的资金大约为205亿人民币(约合37.5亿美元,不包括FF可能存在的债务),这一数字还不及蔚来2018年在总销售和管理方面所投入的费用。

“不知道蔚来自己如何定义自己的投入产出比,但是与特斯拉的对比而言,蔚来的投入产出严重不成正比,”行业人士分析认为,此前蔚来车型3个月软件没有更新一事就暴露出了蔚来的内部投入产出比的低效。

不早于2016年底,蔚来在美国设立了研发中心,专门攻克车辆软件方面的技术难点,聘任了伍丝丽担任北美研发中心总裁。

根据媒体报道,在2年多的研发过程中,两边团队开始出现一些摩擦。一个典型的例子是,蔚来北美团队的核心技术资料,不对中国分享,代码基础不向中国开放,交到中国工程师手上的是一个黑箱。这意味着,中国工程师在调试中发现问题,寻根溯源,找到黑箱那层,线索就断了,只能依靠美国团队应援。在开发中,黑箱成为较劲的筹码,拖累了整体的研发进度。

2018年11月,巨大的内耗让李斌不得不亲自飞赴美国,解雇了以伍丝丽为代表的北美管理高层。李斌自己暂代了她的的职务,北美4个业务部的负责人直接向他汇报。有媒体分析,李斌没有在伍丝丽走之前,为蔚来找到一位新的CEO。这意味着,未来很可能,北美团队其他的业务部门,也会像研发中心一样,逐渐收归中国。

在分析人士看来,以蔚来北美研发事件为代表,蔚来在全球化机构的相互沟通、机构内部的自我调整等方面,都浪费了巨大的成本,造成了其在财报中显示的相关费用虚高。

相比于成熟的企业,初创企业全球化管理0到1的过程,更加艰难。这期间往往伴随着巨大的资源消耗,尤其是对于蔚来这种管理不严格、具有浓厚互联网基因的企业,行业人士如此评价。

3

资本市场对新能源产业全面收缩

2014年以来,随着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迎来爆发式增长,资本投资新能源汽车的热情也是水涨船高。

资料显示,仅仅在上市公司中,众多上市公司竞相通过定增融资或直接参股产业链的上下游企业,成立并购基金设立子公司等形式,介入或扩张新能源汽车业务。据不完全统计,过去几年,超过100家上市公司投资了包括新能源汽车整车、电池、电机、电控、充电桩站、分时租赁等相关领域,投资总额达到数万亿元人民币,新兴的电动汽车制造公司已经超过200家。

有行业专家以巨大“资本堰塞湖”形容目前的新能源产业。杂乱无章的发展困境、虚假骗补的商业套路、技术低廉的产品质量……诸多的问题的爆发开始引起资本的警觉。

资料显示,2018年开始,金融投资机构开始对新能源产业投资收缩投资,采取保守投资态度。一个确定的案例是2018年8月,软银以确定性的口吻对外表示不向蔚来进行投资。

资本的困境,让李斌不得不考虑是否继续自建工厂。此次,蔚来在财报中终于明确表示将放弃在上海自建工厂的计划,这在某种程度上也表明李斌放弃了利用建厂再次获得资本青睐的想法。

稍早前资料显示,上海工厂被蔚来寄予厚望,是蔚来的重要生产布局动作,通过上海嘉定自建工厂,将让蔚来产品的生产进度自我可控。但随着特斯拉工厂先行和产业政策的引导,以及蔚来自身的资本运营压力、对资本的吸引度下降,蔚来不得不放弃了在上海和特斯拉一决高下的计划。

2018年12月,工信部发布《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许可管理办法》,其中明确鼓励汽车研发设计企业与生产企业合作,允许前者借用生产企业的生产能力,申请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